這是篇心情文。 不關投資理財唷。可以跳過。

那句話:「我相信各行各業有低潮和不如意的事,有風有雨,有太陽,那是人生,希望大家互相鼓勵,只要心中有太陽,鐵樹真的會開花。」

我想,這寫到在台灣很多人的心聲,甚至心坎內。
「是你的,遲早會來。」這是我反覆讀很多次的話,

對,我的工作是業務,可是有沒思考過,當我要作達「完美的超級業務」時,我所花費的心思於何??

業務技巧,談話能力。對這都是必須學。可是,我更想讓我的服務更加有價值,而不是只是關係好的建立。

我是需要多學一點談話技巧,我只是喜歡接觸人群,但我沒辦法分心照料到每個談話的人,由其我沒辦法分心作時,容易出錯的現象就會來。

我還是喜歡,小小的一伙人,共同談著感興趣的事。也許悠然,簡單,但卻最實際的交心的朋友。

最近跟朋友的聚會著,會談到說:時機歹歹…作任何事都困難。

不過,我想看到太保這番話,倒給我個很好的激勵的鼓勵。因為他可以看的很淡於這樣的波折的事。只管作好份內的事情,達到每一個角色該作的事,對自己負責。

至少在我的職位上,我作到我該作的事,有著想改革改變的心情或心聲,我寫下來,放進word。過一個月,三個月,一年再來看他。起碼,我會記起當時我所奮力想作的事,再思索,自己是否也有這樣的資格評論這些事的對錯。 呵呵呵~~

以下是剪報內容。也供大家看看囉。



更新日期:2007/11/20 04:39 記者: 洪秀瑛/台北報導

 本名張嘉年的演員「太保」以大愛台《鐵樹花開》入圍金鐘男配角,卻在頒獎典禮當天,眼睜睜看著獎座被張國柱拿走,十九日中午他在電話中被告知,才知自己是本屆金鐘男配角。面對突如其來的大驚喜,正帶朋友逛街的太保說:「在電視領域能看到自己的成績,還是很開心。」

 對沒能在台上領獎,太保沒遺憾,昨午第一時間還打了電話給在香港的老婆和小孩分享喜悅。而領到獎的張國柱,則說太保是實至名歸,他只是沾了光采。張國柱說:「上帝錯愛了我兩天。」他說心情不受影響,慶功攤還沒請完,這下要請的話,大概要請吃「烏龍麵」。

 太保昨午原打算搭機返回香港,卻被告知自己獲獎,他說:「第一個反應還是莫名的興奮,我的人生驚喜很多,現在又再添一樁。」廿三年前,太保曾以電影《公僕》入圍香港金像獎男配角,當時,也曾因為名字被搞錯,差點提名成另一位男藝人。昨午,媒體一窩蜂找他,太保打趣說:「媒體一多,我就激動了。」他還對著鏡頭補說一段沒有下課鐘響的得獎感言:「我相信各行各業有低潮和不如意的事,有風有雨,有太陽,那是人生,希望大家互相鼓勵,只要心中有太陽,鐵樹真的會開花。」

 太保和台灣的淵源很深,他父親是軍人,從大陸撤退來台,他在高雄唸了六年的小學,十二歲後才舉家搬到香港。太保在台灣曾參與《悲情城市》、《黑狗來了》等不少電影演出,演技突出的他,曾以《公僕》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。七年前,以《運轉手之戀》拿下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獎。

 在影視圈卅多年,他拍大愛台的《鐵樹花開》,是第一次入圍金鐘獎,在戲裡他演個少話的父親,一反螢幕反派形象,演技內斂,父親角色比以往扮黑社會角頭更深植人心,全程以台語發音。太保說:「我台語講得很好的。」

 對評委的失誤,太保看得淡然,「是你的,遲早會來。」而拿到男配的張國柱,稱這場烏龍事是「美麗的錯誤」,他說,取捨之間本來就有遺珠之憾,頒獎那天,他坐在台下,其實也被太保的演出感動,還心想:「這場仗很難打。」結果,當天他獲獎是錯愕,昨天是驚嘆,「人生有很多意外,沒想到我成了意外的主角。」

 《白色巨塔》導演蔡岳勳和另一半于小慧也感到驚訝,「雖有失誤,但大家不要忘了,柱哥是全台灣的前五名。」于小慧說,希望金鐘獎更嚴謹,不要再有類似的失誤發生。

http://tw.news.yahoo.com/article/url/d/a/071119/4/oi80.html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is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